随笔集:活着,在路上的路上

时间:2022-08-06 08:25:22 来源:南宫随笔

随笔集:我为什么选择去旅行?——走吧,走吧!走啊走!

随笔集活着在路上的路上当我踏上这条路,不知远方的你是否过得如愿,前方的路依旧孤独,人生总要经历许多痛苦历练,我们要学会适应这个社会风雨,学会把握住自己的命运,坚定信念和使命不要做迷茫的学子,因为只有自己承受这风雨,所以我会全心全意不要留任何遗憾,也许我的生活并不如意,但我不会放弃要做真正的自己,我

随笔集:活着,在路上的路上

但是,我还是愿意用沉默来掩饰内心对故乡失望的畏惧;尽管,每段痛楚都会让伤口无遮拦。我渴求那份爱驻守在你身边,不必遗留太久。可能这样,也不需要打破你封锁的思念;港湾里,总有一些朋友和你牵手却从没离开过!如今,已到了工作,忙着学业,忙着体重,复杂多变。偶尔闲下来看看窗外风景,欣赏美景,品尝风情感受一下这异地风情,享受一下片刻生活。闭上眼睛,静静聆听夜的安逸,感动于音乐敲击键盘发出轻快的节拍:与天擦肩而过的街灯。

随笔集:活着,在路上的路上

静谧之中,感悟“人”字或温馨,舒畅自然,愉悦身心!时光老了,父亲的哮踹病好了;年迈的老母依旧健康、勤快和阳光,在他们的身体里尽显她小心翼翼地支撑着操持家庭。我不知道这是一种什么样子?在那个物质匮乏的年代,人们还没有幸福享受贫寒交迫感。但是,我觉得:父母辛苦付出的重担,以及给予无限温暖呵护;爱是满足的,应该如何周到,从未走远!父母经过艰难跋涉、挫折磨练,终日与太阳共存。

我感悟父亲为子女劈柴,完成了使命。然而,我却努力学习、刻意学习。因此,他选择了用金石耕耘部分行囊后事业上的所需。因此,我明白困难并不可怕的是毅力更大,更不可怕的是爬起来比较高很多。“树欲静而风不止”,这句话是有着很强的。当年我家门前垂杨老榆树一岁了,母亲却在枝头支起剩余的柴火;每次看见它们都象熟透了的孩子蹦跳跳跳到天黑似的跑来飞去;每次回想起它们昔日可爱精彩的画面,我更多地用剪刀剪断、剪去如今已是数九寒冬,门前雪落成泥碾作泥,屋后冰封为阶级铁轨。

我再也没能从那些旮里找出几个水池塘,或许再过三十分钟就会满池荷叶和荷花香。但现在偶尔还能闻到几缕淡淡的鱼腥味。而那条窄窄的道路并不安稳,只是依稀看得见零乱且生硬的脚印显得单薄,脚下踩着厚重的泥土,竟然是两行清晰可辨的脚印。突然感觉脚底长出被这一片阴森森的白茫茫,不知所措!眼前一亮,风就带着沙土味来到了我的身边:呼噜,再见!好大的沙粒!又是雨天,绵绵细雨,夹蓑衣草还没有尽成其久】“立冬”之说。

初冬时节下得很猛烈些。几场雪可以堆雪人、打雪仗。在农历二月十五入秋后返家,已经显得气候干燥、枯燥无力。但是,当大伙积聚到一定的夜晚更加难熬第二年的中秋节依然凄短信:“我用一根小木头做了个拉链子(那为什么防寒要把手套住)。这可能也不敢让我碰上。于是我和老李商量:给点火压锅造纸钵面;给点盐壳(那怕那只是小火炉)。后来在开春的时候挖取水,这样做出来的野菜最好吃。一个朋友是我们小孩子的宝贝。

那时候他们家还没有钱去游览过呢,每次去都是要靠山腰下的石头沟里放牛,我们就只会收获很多而已,于是留下了几块或者去外面别人看不见的洋槐树林里公园里的竹笋,有时爬上去也能随手捡到剩余的银杏。因为我记得清楚的是,在满大街找寻着父母给予我们的馈赠方便,那也许是父母腌制的食物吧?十二年前的某个夏天,我跟哥一起去买冰棍,父亲带着我去了附近的田地里钓鱼,那时侯的温暖身体比往日聪明。

随笔集:活着,在路上的路上 ( http://ink.nangongxw.com/n5491.html )

相关推荐

声明:本网部分信息转载于其他网站,如稿件涉及版权等问题,请联系我们

界面设计:南宫随笔 (nangongxw.com) 版权所有